『殘夢猶存』

關於部落格
他娘的廣告留言退散!!
  • 41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蠟筆小新 / 新風】DEEPBLUE深藍 (1)

《 深藍 》



  風間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還未亮。昏暗的房間內只有他略嫌紊亂的呼吸聲。

  在溫暖的被窩中卻覺得渾身冰冷,出了薄汗的背後仍微微顫慄著。他知道這也許是
做了惡夢的結果,可夢境的內容、為何驚醒的原因卻怎麼樣都想不起來。臉上有潮溼的水氣,他用手指拂過眼角,驚愕地發現上頭濡濕的竟是眼淚。
  發著幽藍色冷光的鬧鐘屏幕上顯示的時間不過凌晨四點左右。稍稍平順了氣息,風間閉上眼睛,但輾轉幾回思緒卻仍舊清晰。

  將身體完全埋入被中,他將自己的身軀蜷縮得更緊些。再次進入睡眠的前一刻,一
個溫軟的稚嫩童聲在他腦海中響起、輕輕喚他的名。

 
 意識逐漸朦朧的他只能不斷詢問著你是誰、你是誰-- 

  ※ ※ ※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時序已經接近中午。
  金燦燦的陽光從窗口射進來,照在淡色的牆上把屋內映照成一片炫白色,激得他那酸澀的眼睛幾乎睜不開。
  昨夜驚醒後即便再次入睡,可後續的睡眠品質並不理想,總斷斷續續做著奇異的夢。
  本來就有點低血壓的風間此刻神情充滿疲態,兩眼下方被抹上一道青色的陰影。
  還好這天是周末,沒有太多的物事要他操煩,僅有晚上一場固定和網友們的聚會要參加。對於昨夜不甚安穩的睡眠,風間並不以為意。因為隨著課業逐漸繁忙,夜裡被壓力逼得喘不過氣的睡眠和夢境總是有的。
  在床上坐了好一陣子,風間才慢條斯理地起身洗漱。

  雖然在外地求學,可風間並不住在學校的宿舍裡。因為家境已不比以前優渥,沒辦法
擔起私立貴族學校那昂貴得令人咋舌的住宿費用。他的父母為他在距離學校約電車車程兩站左右的住宅區中租了個獨立衛浴的小套房。
  房間不大,可風間覺得挺好。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和人合宿相比,他更在乎能否擁有一個可以讓他完全放鬆以及保有隱私的空間。
  打理的差不多後,風間換上一套輕便的衣褲後就出門處理午飯問題。

  早春的天氣還是相當寒冷,稍稍刮起風來都能讓人凍得受不了。風間縮縮脖子,把自
己好好地裹在厚棉外套裡。還好這天天氣相當晴朗,只消走在太陽光底下,身體很快就會暖和起來。

  正是折扣季期間的商店大街上,服飾、鞋子等平常訂價較高的單品在此時都只剩一半
的價格,吸引了滿滿的人潮。
  用便利商店的沙拉和飯糰隨意填飽肚子的風間漫無目的地閒逛,多半時間選擇進入書局看看。今年暑假他就要升上高三了,為了應付份量越來越繁重的學科,額外的參考書籍對他來說是相當必要的。

  不過由於父母給他的生活費不多,扣掉平日三餐和交通費等基本開銷後所剩無幾。最終風間還是什麼都沒有買。
  就那麼順著街上的人流移動,他看著喧鬧的街景卻覺得心底空蕩蕩的。他想回去了。
  然後他聽見有人在叫他。

  「--風間!」

  那呼喚一聲比一聲響亮清晰,劈開了吵雜紛亂的人聲。
  風間轉過身去,只見一個身高出眾的黑髮男孩在行人驚異的目光中嘴裡仍不斷喊著風
間風間--他
的名字。

  那迎著陽光的年輕臉龐上,漆黑的眼珠子閃閃發光。 

  ※ ※ ※

  當那個高大的男孩對風間說出他的名字時,風間還當他是在開玩笑。
  野原新之助。這個幾乎被他徹底遺忘的名字再一次重新回到了腦海裡。
  心底還在默念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時,卻有股力量拉著他的手臂將他拼命向前拽,移動得相當快速。腳步踉蹌的風間抬起頭只能看見野原寬大的背影。

  然後他回神時,發覺自己已經被按在一張鬆軟的椅子上,撲鼻而來的盡是咖啡以及各
種糕點的香氣,而野原在他面前笑得像朵大麗花似的。

  風間想如果早知道會碰上野原新之助,他今天是絕對不會出門的。
  
  身旁侍者來來回回、不斷送上各式各樣的西點,從面前幾乎擺滿一桌子的各式甜食與
大杯的巧克力聖代可以得出野原喜歡甜食的結論。已經大口大口吃將起來的野原顯得心情相當好,一雙漆黑的眼珠子閃著奕奕神采。風間知道對方開心得很,可他卻笑不出來,只得低下頭去默不作聲地攪拌手裡那杯香草焦糖拿鐵,儘管他一點也不喜歡這種甜膩的飲料。

  「風間你一點都沒變呢!」
   --沒有變嗎?
  風間苦笑。他想他們相處的時間還不到十分鐘,野原這句話聽起來顯得相當沒有說服力。
  「倒是你,野原……剛才要不是你叫住我,我真認不出你。」
  為了不讓氣氛尷尬,風間把話題從自己轉回野原身上。不過他說的的確是事實。男大十八變,野原的變化確實讓他相當詫異。
  「是不是?我看來像是個英挺的型男了吧。」
  面前的男孩放下湯匙,笑得一臉得意。這種半開玩笑、又頗具自信的說話方式的確是野原新之助的特徵。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的風間只好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多少有些敷衍,不過野原似乎沒有發覺到他的不耐。

  然後話題拋來拋去,又來到風間身上。當野原一臉好奇地向風間詢問當年他搬家後的
種種--風間覺得這些問題才是野原和他坐在這邊下吃午茶的最大原因。

  「當初離開春日部,搬到東京後你過得怎麼?」
  風間挑眉,像是不意外野原這麼問。
  「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讀書,沒有什麼特別。然後升高中後沒多久的時候,有再搬過一次家。」風間僅僅單純告知,沒有額外多餘的解釋。野原看起來似乎還想多問些什麼,但最後忍了下來,沒有出聲。

  一時之間,兩人都沒再開口說話,氣氛顯得相當尷尬。野原只是安靜地吃著他盤裡的
食物,沒有食欲的風間看著自己的手指,心底盤算著是不是要準備離開。正當風間才想開口,野原身邊一個長長的布包啪地一聲落在地上,打破沉默。
  野原撿起那個布包,淡淡地表示那裡頭是一只劍道用的竹劍。這點倒讓風間稍稍好奇起來。

  「野原你學習劍道很久了嗎?」
  「唔,差不多兩年多。」野原偏頭想想,「以前還在春日部時,有老師稱讚我很有天分。上了高中想說就參加個劍道隊玩玩。」
  野原把這兩年來他所參加過的經典的比賽、以及訓練時的趣事簡略地提了一遍。那個男孩喜孜孜地講得相當生動,然後風間才發現野原竟是去年關東地區的冠軍。
  「你說玩玩而已,也給你拿到大賽的冠軍?」
  野原撓頭只是笑,似乎有點害臊。可眼睛裡閃爍地滿是喜悅。
  風間不禁覺得那樣的笑容讓自己有些嫉妒,忍不住就把內心的想法脫口而出:
  「……有天份真好。」
  「風間也很有天份的啊,頭腦很好,不是嗎?」
  對於這樣的反應,野原稍微愣了一下,隨即便笑著反問。而風間面對童年友伴的疑問,只是微笑。

  可那笑意太單薄也太悽然,下一秒就消逝在早春清冷的空氣中。

  儘管大半時間都是野原在說話,但這似乎不影響他進食的速度,很快地桌面上的大半
甜食就都給吃得盤底朝天。
  眼見野原遲遲沒有消停的意思,風間察覺距離晚上聚會的時間也越來越近。儘管有些著急,風間也不好意思打斷他。不過就查看腕錶上的時間幾次後,野原再怎麼沒神經也曉得風間想要離開了。
  「唔,看來你等一下還有行程。」野原皺了皺鼻子,看來相當惋惜,「如果可以,下次你有空的話,我們再一起吃個飯吧。」
  風間點點頭,旋即起身想要結帳離開。可當他才抽出錢夾,坐在對面的野原就立馬伸手把帳單按下,他說:
  「這頓我請吧!」
  「野原你別逞強了!你跟我一樣都是高中生,哪來那麼多的零用錢?」
  這家烘培坊在附近地區中算是屬一屬二的知名店家,深受喜愛甜點的民眾的歡迎。也因為是名店,價格自然想也不會便宜到哪去。
  「嘿嘿、放心啦!不會讓你被押在這邊洗盤子抵帳的啦。」

  野原笑著把最後一個巧克力泡芙一口塞進嘴裡,然後拿起帳單隨著風間的腳步往櫃檯
去了。


< TBC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